2007年6月12日

流蘇記

照片來自流蘇記

這裡寫著:

已經多久沒有這樣了。我在正午前陽光很好的時候,坐進那家叫art batric的咖啡店裡。帶著喜歡的書,點一杯熱摩卡,找一個有太陽能曬到的角落。在喝完這一杯咖啡之前,這個寧靜的世界只屬於我一個人。窗邊擺著極小的 石榴盆栽,然後是散落著的一些當天的英文報紙,客人在咖啡間隙閱讀它們,從翻閱的手指間留下咖啡豆的醇香,然後悄悄走開。我在棕色籐椅上坐下來,上面有素 色的靠墊幾隻,有殘留的香水味,讓人開始猜測它們來自於什麼樣的女子。心思細膩的女店主在時隔半年後還能認出我。坐下沒多久拿出手頭的小說閱讀起來。音樂 就被從印度歌曲換成了淡淡的日本民謠,有吉他的伴奏和一個乾淨的男聲。門口跑來嚷嚷著要免費索取咖啡的流浪漢,他耍起無賴,你們到底給不給。女店主從櫃檯 裡取出一根黑色棒球棍,往門口一站,於是他自言自語地掉頭走開。

很久沒有看見這樣舒服的文字,有著輕鬆、肆意與隨興的文字,吸引了我久未感動的目光,分享給想要輕鬆的你(妳)。流蘇記

沒有留言: